[免费注册|登录] 征集剧本 - 战略合作 - 委托创作 - 剧本诊断 - 联合出品 - 秋香点伯虎 - 版权保护 - 成交作品 - 广告刊登 - 联系方式 - APP - 黑名单
中国编剧网,中文第一编剧门户网站 远程面授电影编剧实战
电影剧本 | 电视剧剧本 | 网络大电影剧本 | 网剧剧本 | 微电影剧本 | 小说 | 其他 · 推荐|免费|名作  编剧库 | 编剧培训 | 编剧教程 | 编剧招聘
【电影编剧实战班-周末班】1月6日开课啦  ■中国编剧网【作品评估团】成员大招募  ■300万投资IP院线电影! 
谍报1942
出售·主旋律,谍战,悬疑电视剧剧本 售价:每集2万元 作品状态:创作中 作品字数:600000 截止日:2018-09-24 阅读:456
作者: 黄雅琦 V  [如何联系作者]
  佛堂镇,隶属于浙江省义乌市,位于浙江中部,义乌市南部。不计其数的船只在江上往来,镇子上的浮桥码头恰是最重要的停靠点。佛堂镇上有一条商会街,街道边小商小贩,小摊小铺,有卖南枣蜜枣的,也有卖豆腐腐竹,客栈酒馆里有卖上好的白字酒、顶陈酒。日军把第十三军二十二师团八六联队把本部设在了义乌县城,局势拔剑嚣张,战争的阴影终于笼罩到佛堂镇这处世外桃源。这一天,佛堂镇上来了三个怪人。第一个,是纪家少爷纪书言。
  说道纪家,那可是佛堂镇上无人不晓的大户人家。纪家在镇上声名在外,老太爷纪宝兴在光绪年间就在佛堂镇上安家落户,开了当铺、商行、绸缎庄,然而牟利最高的却是他们家的制糖作坊。义乌江上来来往往运货的乌篷船,十艘里有八九艘是纪家的。就连纪书言自己从法国学成返乡,坐的也是自己家的客轮。
  第二个怪人,是从东北来的流浪小子骆萧航。骆萧航十多岁就开始流浪,要过饭,挨过揍,搠过包儿,还下过大院子。 别的事儿不懂,倒练就了一身摸荷包的本事,一路搭着货船来到佛堂镇,骆萧航在下船的时候看到穿着洋装的小少爷,一身行头一看就知道身价不菲。碰上一方土豪,这个纪书言看起来又呆呆傻傻的,码头上人多手杂,骆萧航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发横财的好机会,谁曾想这小少爷看起来不中用,手里还有两下子,骆萧航不仅没能溜掉,还被这纪书言一擒一拿揪个正着,两人立刻拳脚相向。他们靠岸的这天,正赶上镇上的重阳庙会 ,两人误打误撞上了古戏台,被变戏法的扎了一身鸡毛、一头一脸的面粉疙瘩。骆萧航看事不对头,思忖着自己人生地不熟,打也打不过、逃又逃不了,这众目睽睽的,最适合碰瓷了,索性四脚朝天往地上一躺。
  就在这时,第三个怪人也到了佛堂镇——神父韦廉到此地寻亲,从他在客轮上就端着个破碗,碗里盛着清水,到处找人滴血认亲。韦廉拨开人群,看到昏迷不醒的骆萧航,咬破骆萧航的手指,和萧航滴血认亲,碗里的血竟然相融了。骆萧航哪里想得到会有个陌生人来咬自己手指,疼得嗷嗷惨叫,瓷没碰成,还莫名其妙地多了个表叔,到手的荷包更是被这位“表叔”赔着笑送了回去,骆萧航气得七窍生烟,自己从小就是独自一人,他当然也不信韦廉是自己的表叔,可这位“表叔”偏就赖上了他,两人大眼瞪小眼,你追我赶地跑了半里地,两个人都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,只能在江边的渡磐佛堂将就一宿。骆萧航本打算夜里再想办法甩开这包袱,却被住在佛堂晚上起夜的主持吓得昏了过去。也不知韦廉用了什么法子,主持圆通大师竟然同意叔侄二人在找到住处之前暂住在佛堂。
  重阳庙会的第二天,骆萧航假意应承,叔侄俩又到了镇子上,骆萧航变着法儿想甩开韦廉。他绕进小巷,谁知道冤家路窄,竟又和纪书言偶遇了。这次纪书言似乎在和什么人接头,就在这时,庙会上竟然惊现“鼠妖” 。成群的耗子从戏台底下钻进钻出,说书的刘先生不慎被耗子咬了一口,立刻面色铁青、口吐白沫!镇长纪云进立刻下令终止庙会,安排刘先生立刻就医,一把火烧了古戏台。
  没几天,刘先生就死了,他死的时候腹部鼓胀,表情极其痛苦。纪云进也开始发烧,令人不解的是,纪云进病倒之后就把自己隔离起来,连自己的儿子纪书言也不得见。
  亏得纪云进果断,鼠妖风波过后,佛堂镇上倒也相安无事。偶尔来几个东洋人,除了操着一口让人听不明白的日本话,抢些吃的用的,也没出什么人命关天的大案子。反正日本人向来如此,镇民们也习惯了。家里有闺女的纷纷把自家姑娘稳当藏好了,别的不怕,就怕日本鬼子绑红票 ,把好好的姑娘抓去军营做慰安妇。原本热闹的小镇上一下子清净了不少,本来镇上来了个洋和尚也算不上什么稀罕事,可是韦廉成日不务正业,抽着水烟,打着麻将,哼着小曲,流连花街柳巷,频繁出入暮春楼,弄了套僧袍,还不伦不类地戴了个十字架。是可忍孰可忍,主持大师忍无可忍,圆通大师气得脸红脖子粗地把韦廉赶出了佛堂,骆萧航受其牵连,也被赶了出去。两人流落街头,韦廉还挂着鼻血朝街边的小姐痴笑,骆萧航内心十分崩溃。却见那风情漂亮的小姐竟主动来搭讪,原来这小姐是“流水人家”客栈的老板娘,冯盈盈。这家“流水人家”,在整个义乌也是数得上的大客栈了。这间客栈不仅客房多,附带酒楼,夜里还能有点心宵夜。厨子手艺好,老板娘漂亮。铺子里有味道正宗的芝麻桂花空心饼,还有吴店馒头、豆皮素包、上溪牛杂,俨然一个深夜食堂,几个日本人三天两头地往镇上跑,冲的就是流水人家的老板娘会做他们的家乡菜,暮春楼的小娘皮长得周正,又会伺候人。其中有一个叫白川信的日本军官,对冯盈盈特别另眼相待。骆萧航和韦廉因祸得福,被冯盈盈带回客栈,两人和白川信打了个照面,冷嘲热讽地逗弄了白川信一番,结下了不小的梁子。客栈的伙计周真似是很不满冯盈盈带了两个扎眼的生人回来,但是拗不过老板娘,两人留下端盘刷碗,晚上睡在马厩里。
  自从韦廉来到佛堂镇,日子发生了些变化——连续数日,县城本部的军官离奇失踪,有的惨死江中,有的就死在政府办公厅里,还有的塞了一嘴的红糖酥饼,被活活噎死。这件事在日军部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白川信查出,小小一个佛堂镇竟有两处电台,其中一个电报被日军截获,电报里提到一个地方,叫“7号站台”,还提到一个叫“野鸳鸯”的人名。随后白川信以自己为诱饵,查出客栈的伙计周真原来就是“野鸳鸯”。周真在暗杀百川的过程中中了埋伏,被当场击毙。白川笃信“野鸳鸯”已死。周真死了,可他的政治立场是什么,自己的对手是什么,7号站台究竟在哪儿,自己依旧一头雾水。
  周真死后,骆萧航接替他成了流水人家的伙计,这日老板娘刚发了他工钱,骆萧航却阴沟翻船,荷包还没捂热呢,竟被人扒了。骆萧航一路追去,扒手竟然是个疯女人,这疯女流落到佛堂镇上也有一段时日了,镇上人不知其姓名,见她长了一脸的麻子,就都叫她“麻姑”。看着可怜,但无人收留。倒不是镇子上的人情冷漠,实在是大伙儿不敢。北面的崇山村发生了鼠疫。疫情来势很猛,村里每天死亡5~8人,最多一天死二三十人。鼠疫爆发之初,蟠龙香烛的潘老板还沾沾自喜,每天都有人做白事,店里的棺材寿衣香烛都销售一空,后来死的人实在太多了,祠堂都摆不下了,用一张席子就简单埋了。一到夜里,依旧有成群结队的老鼠在房梁上爬过。发病的人症状就和死了的刘先生一样,腹部鼓胀,口吐白沫,死相凄惨。
  这日纪家也出了大事,纪云进死了,死状和鼠疫患者相同。可是这纪云进远在佛堂镇,怎么得上崇山村的怪病?难道是被刘先生感染?纪家操办白事的时候,白川信却突然到访,目的是控制镇上的浮桥码头。一干日本军官被纪家老太爷纪宝兴挥着拐杖赶出了大门。
  纪书言觉得此事不那么简单,决心彻查此事,唯一的线索就是来自崇山村、精神失常的麻姑。纪书言主动找到麻姑,骆萧航以为纪书言仗势欺人,要欺负麻姑,为了替麻姑出头,两人又打了一架,年纪相仿的两人不打不相识,成为莫逆之交,他们一路明察暗访,竟发现鼠疫的原始病毒来自日军的细菌战!更过分的是,崇山鼠疫爆发后,日寇贼喊捉贼,包围了崇山村,把村民赶到山背,放火烧了崇山村。烈火照红半边天,但日寇不准人们灭火和抢救躺在屋里的病人,全村被火海所毁灭。
  崇山惨案很快传遍了义乌市,日军无视民众的愤怒,暴力镇压。崇山村和周边的稠关、东河、张村、塔下洲、徐村的村民惊恐逃亡,一时间城里风雨飘摇。好在一个小诊所的医生治好了鼠疫病人,宏树诊所设立不久,就在佛堂镇和安头村的交界口。主治医生吴宏树是个温文尔雅的西医大夫,韦廉有意结交吴宏树,特意邀他到流水人家喝酒。两人交谈甚欢,相见恨晚。酒逢知己千杯少,吴宏树与韦力安喝得一醉方休。
  与此同时,纪书言向骆萧航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。在纪书言的引领下,骆萧航加入共产党,代号“牧童”。
  为了接近纪家,获得浮桥码头的控制权,纪书言被日本女军官中岛千鹤子逼婚,唯恐天下不乱的韦廉竟让骆萧航去抢亲,闹出“纪家少爷好男风”的桃色新闻。最终还是没能阻止浮桥码头被日军控制,往返运送药品武器,粮草和炸药。因此“牧童”分队接到任务——炸毁日军的3号军火库。3号军火库的具体方位在义乌城以北的松瀑山。而就在这时骆萧航得知,韦廉在松瀑山附近的大成书院混了个活计,教洋文。
  ——怎么到哪儿都有韦廉的踪迹?骆萧航心下怀疑,但没有说破。韦廉又到暮春楼,骆萧航一路尾随。
  骆萧航这才知道,暮春楼真正的老板竟然是韦廉!他寻思暮春楼绝不简单,错不了……流水人家和暮春楼都是套取情报的好去处,尤其暮春楼是日本军官常去的地方,问题就是韦廉究竟是敌是友?
  骆萧航忍不住与韦廉面对面对质,洋神父、妓院老板、表叔、书院先生……他究竟有多少身份?没想到韦廉从容地回答:他的身份不多不少,刚好够他在保家卫国的同时,保护好自己的性命。
  白川信和毒狼屡次交手,却每每被毒狼逃脱,他一直想抓住这个从未谋面的对手,可他即没见过他的面貌,也没听见过其声音。恍惚间只看到毒狼的手,中指和无名指长度相同。第二天,日军在整个义乌市搜寻中指和无名指长度相同的人。为整蛊日军,全镇的镇民都戴上手套混淆视听。然而这一日,韦廉没有出现。他接到的任务与“牧童”分队一样,就是炸毁日军的3号军火库。
  炸毁日寇的军需处,东阳一带的战役就胜利了一半。而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枚死棋,就是韦廉。可是周真已死,其他的战友联络不上,韦廉决定独自冒险。好在骆萧航等人及时赶到,在他们的掩护下,韦廉成功炸毁军需处,逃出生天。负伤逃脱的韦廉需要取出子弹,他来到宏树诊所,然而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他的脑门,接下来的一幕令他难以置信——吴宏树穿着笔挺的军装从内室走了出来!吴宏树竟然不是救死扶伤的医生?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
  吴宏树终于亮出底牌,他的真实姓名叫做土屋宏树,身份是日本军医,军衔少佐,也是日军在义乌市进行活体解剖实验的指挥官。他残忍地揭露了事实,他们将病患骗去诊所,就捆在椅子上,用被子蒙上脸,用刀割破肚皮,活活挖出心肺做实验。甚至在韦廉面前展示死难者被割去的手臂、大腿,和做成检验细菌战效果的标本。韦廉被活捉。
  直到半夜,骆萧航不见韦廉返回住处,怀疑出了事,立刻赶到暮春楼,确认了“毒狼”被捕的消息。
  审讯室中,韦廉被土屋宏树折磨得不成人形。韦廉却依旧嬉皮笑脸地面对严刑拷打,这让日本侵略者失去了耐性,准备当众吊死“毒狼”,杀鸡儆猴。与此同时,骆萧航和纪书言正在制定营救韦廉的计划。丫鬟春秀走进他们密谋的书房,语出惊人——她要参与营救行动!
  这次行动,白川信、土屋宏树、中岛千鹤子等高位军官全军覆没。成功营救“毒狼”,“野鸯”,也就是纪春秀,牺牲了。原来春秀和周真,还有韦廉的立场一样,三人都是重庆政府派来的特工。韦廉是“毒狼”,周真和春秀是“野鸳鸯”,他们两方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,白川信也万万没想到,“野鸳鸯”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对情侣。
  唯一能解救鼠疫病患的土屋宏树死了,疫情就不再受到控制。纪书言和骆萧航犯了愁,就在韦廉昏迷的前一刻,道出了一条至关重要的情报——麻姑的血液里有鼠疫抗体!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完待续,欲知下文请联系作者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【全剧约40集,大纲已创作完成,欢迎致电咨询】

  [编辑:看江湖]
共有 0 篇留言
我要留言 [登录留言增积分]
您的大名: *
联系方式: (如电话、地址、Email等。可空白)
留言内容:
插入表情 *(5-500字。内容中不允许含有个人联系方式!
验证码: 今天是12月几号?(提示:15号) *
  
 
动态公告
 ·【电影编剧实战班】即将开课,
 ·【作品评估团】成员大招募,欢
 ·编剧培训班学员王雪虹作品洛杉
 ·何云伟出演本站作品:抗战喜剧
 ·历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、改编
 ·联合出品电影《护图奇兵》新闻
 ·网剧、网大不能乱写乱拍了!《
 ·联合出品项目喜剧电影《护图奇
 ·手机版可以申请版权保护了~
 ·抄袭黑名单发布,第一人是他!
本站最新成交作品

·院线电影《蜘蛛》/龙盛飞
·网大《诀恋2017》/龙盛飞
·网大《小鬼风云之霸道小总裁》/龙盛飞
·电视连续剧《幸福就在你身边》/溪金秋
·网络院线电影《钢蛋当官》/青梅煮烈酒
·院线电影《小村大事》/青梅煮烈酒
·院线电影《护图奇兵》/于振明,曹年兴,陶思维,陈俊杰
·院线电影《边境寻佛》/青梅煮烈酒
广告
广告